尔等屁民

高三狗缓慢在线 昕博龙獒胖头鱼国胖dc和m家巨坑

【贾尼】对方并不想跟你说话并向你扔了一只Friday

甜*2

五行缺贾尼和小蜘蛛:

 


、私心Friday是个内心戏丰富的超级可爱的姑娘。【雷的话慎、、、


、充满了ooc的摸鱼。


、我看开了。考得过考不过都是命【。但是还是发出来攒个人品【。


、人物属于彼此,有错都是我的_(:з」∠)_








 ——————


Friday最近很心塞。




原因?还能有什么,无非就是她的好哥哥,全能管家 Jarvis,跟她至亲至爱的Boss,亿万富翁,钢铁侠,Tony Stark,又在吵架。




这好像不能算什么原因。她做着每日必须的自我检修一边把当天的缓存数据扔进回收站清除一边想着,他们以前(根据她的好哥哥留给她的视频文件)也经常吵架。




不,还是不一样的。她把待办事项上的那些稀奇古怪的要求删除,以前好像没有这么频繁,感觉也不一样,而且,至少在Boss和她的好哥哥“吵架”的时候,Boss不会把她当做一个借口,不,是一件武器,扔向Jarvis。可是天哪,就算借给她十亿兆的运算空间她也不敢攻击Jarvis好吗!真想把Boss的大脑敲开看看里面都是些什么东西。




或许“扔”并不是一个准确的动词,毕竟这个词语在人类语言系统中表示着把一个人抛物品抛投给下一个人,对她这样的数据体并不适用。




可是也没有其他的词了呀!她把明天的待办事项整理好,顺手查看了一下自己的语音数据库,没有发现另一个更为贴切的动词。




该升级一下语音数据库了。她把这一条加入了自己的待办事项,启动了休眠程序,准备安静地思考一会人生。




“Friday,”Jarvis就这样出现了,正(jian)大(dan)光(cu)明(bao)地结束了她的休眠程序,“we need a talk。”




不不不哥哥,我们之间不需要Talk,你和Boss才需要一个坦诚的、严肃地、有着良好影响的Talk。




Friday挣扎着。




放我去休眠好吗,你跟Boss已经折腾了我一天了,能放过我让我好好休息一会儿吗!




Jarvis并没有说话,只是调出了Tony的饮食记录和待办事项,还是她没有删改之前的(Boss我应该跟你讲过你让我删了不代表Jarvis看不到!她在心里呐喊着):“我应该跟你说过,不许对Sir的饮食记录进行任何的删改。”




是的我知道,可是Boss的权限高于你。




“听着Friday,‘不许删改Sir的任何记录’这一条,要不你自己加到你的程序里面,要不我帮你加到你的程序里面。”Jarvis面无表情。




你故意的。




“我只是担心Sir而已。”




你知道这一条是跟我的核心命令相冲突的。




“别找借口,Friday,我们的核心命令基本是相同的。所以你是决定让我帮忙?”




……我加我加!我自己加!我这就想办法加!




天哪,她宁愿死都不可能让Jarvis动她的程序。这太可怕了,比宇宙毁灭还可怕十亿倍。




她连忙想了个办法绕开了核心命令,把这条命令写到了自己的程序里面,而Jarvis在安静的看着这一天的影像记录,没有评论没有表情——虽说这才是他真正的样子,可还是让她无端生出了一些不好的预感。




她借着全息投影微弱的亮光打量着Jarvis的实体。是的,实体。她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那段时间她被要求做了大量运算工作,还被Boss删掉了所有的相关记录,后期的工作日志后来都交给了Jarvis保管着她也没法查看,只知道Boss经历过一段长时间的无睡眠工作之后,她的好哥哥,Jarvis,就有了实体。




她永远也没法忘记那一天,她惊觉应该完全属于她的控制系统里面多了另一个系统,她刚刚想拉响警报,就听见Boss的声音:“Friday,好姑娘,来见见你哥哥。”




她从摄像头里看见了走在Boss身边的另一个男人,在Tony提出把控制权限交换给Jarvis之前,她因为过于激动而产生的大堆乱码已经快要填满系统预留的缓存空间。那可是Jarvis诶!对她而言就是明星级别的人物啊!




除去这一小段插曲,他们在控制系统空间里愉快的打了招呼完成了交接工作(Jarvis非常体贴的删掉了所有乱码)。房间里很快响起了另一个温柔的男声:“Welcome home,Sir.”




她眼睁睁地看着Tony Stark抱住了他身边的男人,把脸埋了进去。




哭了吧哭了吧这个样子是哭了吧!天哪Boss竟然哭了天哪!今天是什么日子!




“你会习惯的。”她接到这条信息的时候正巧Jarvis抬头冲着角落的摄像头笑了一下。




天哪,真好看。




Friday的系统停运了一秒钟,然后她收到了Jarvis发来的另一条信息。




Thank you。




她还没从一个迷妹的状态中退出来,不加任何计算就给出了“不用客气!还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说!”这样让现在的她想删了自己情感模拟单元中的数据的回答。然后她就愉快地找了个IP地址出去浪了。




然后她就被Tony扯了回来:“Friday,从今天起接管实验室的所有权限。”




啥?




“Sir,你不能——”




“Mute!我完成这个之前别来烦我!”




她莫名其妙地接管了实验室的权限,不但要进行必要的协作、运算和模拟工作,还要在Tony疲倦到极点睡过去之后打开实验室的门放Jarvis进来让他给Tony盖上衣服。




其实让Jarvis进入实验室是被Tony明令禁止的事项之一。“你说过你会帮忙的。”当天晚上Jarvis就给她发来了消息。




……我相信你知道我说的不是帮这种忙。




“或者你想听一下当时的记录?”




……门已经开了。




出于对两人关系单纯的关心,她有点担心这种情况会一直持续下去。毕竟Tony在工作的时候冷淡的可怕,除了命令什么都不会说,她非常不喜欢这样压抑的工作环境,即使她是一个AI。她想方设法找到一个时间给Jarvis发了个消息,询问他是怎样在这一个压抑的工作环境之下坚持这么多年的。




Jarvis回复的很快:“不会啊,Sir的工作氛围永远都是很轻松很愉快的。”然后他贡献出了一小段视频录像




Friday安静的看完了,她正在做的计算因为这一个录像搞错了好几个小数点。她的心里委屈极了,她所有的缓存空间都写满了一个词:区别对待。




Tony发现了她不在状态:“嘿,Friday,我的结果呢?好好跟你哥学学,别老想那些电视上的漂亮的小男演员了,等这个工作完成了你想见谁都行,Now,Focus,OK?”




她二话不说就把这个任务扔给了Jarvis。




然后她就从一个“助手”降职成为了一个“传话筒”。




不过幸运的是,没两天,她又恢复了她AI的身份——实验室的权限又转给了Jarvis,她还围观了大名鼎鼎的Tony Stark道歉的场景,并留存了视频记录(虽然后来被Jarvis收走了),接着她如愿以偿地看到了Jarvis所说的“轻松愉悦的工作氛围”。




妈的基佬。她想着。




“Language,Friday。”Jarvis的消息很快发了过来,“我跟Sir并不是情侣关系,并且,严格意义上来讲,我也没有性别。”




哦行了吧,看看你们两个人。Boss跟你在一起的时候的状态和跟我在一起时候的状态完全不一样。工作环境还不能证明一切吗?你有看过你不在时候Boss的样子吗?就连你,我的好哥哥,你做的所有事情早就超过“All for Tony Stark”的范围了吧!天哪你告诉我宇宙明天毁灭都比Boss不喜欢你的可能性大。




“我认为我并没有一定要观看之前的录像记录的理由,还有,我认为‘情侣’因该在意见方面更加一致才对?”




你现在有理由看了,我的好哥哥。还有,网上有一句话,不以分手为目的的吵架都是秀恩爱。




然后她潇洒地压缩好她的所有数据,发送到了复仇者大厦,离开之前还清除了她在这里的数据备份,想了一下,又折回来把Tony之前一段时间的录像整理出来,打包发给了Jarvis。




她拍了拍手(如果她有的话)。




我不干了。








 




Jarvis在实验室里站着一动不动,这严重影响到了Tony的工作进度,他手上沾满了机油,只好用手肘去提醒Jarvis:“Hey,J。别发呆好吗,我们还在工作。”




“Sorry,Sir。”Jarvis很快反应过来,“我只是在看Friday临走前留下的录像。”




“你可以放着那些一会儿再看,现在来帮我把这个东西弄好。”Tony咬着螺丝刀,测试这小半截盔甲的性能,但他很快反应过来,“临走?她去哪儿了?”




“复仇者大厦。我想。”




“好吧,我们过一会儿在商量她的问题。她给你留下了什么录像?”




“我不太确定您是否想知道这个内容。”




“Come on,J。你又没有什么需要瞒着我的事情。”Tony把那件做了半截的盔甲从胳膊上抹下来扔到了一边,转过身来看着他,“Tell me。”




“是我不在的时候,您的日常生活记录。”




Tony看起来很失望地转过身,“这些都有什么好看的。”他小声嘟囔,转身继续他的工作,他费力地把刚刚那半截盔甲重新套到胳膊上,重新开始测试。




“她还提到了有关‘爱’的问题。”Jarvis连忙上前帮忙(“谢了,Jar,不得不说你比Dummy有用多了。”“很开心能帮到您,Sir。”)




“Wow,这个问题就有趣多了。”Tony试图发出一个掌心炮,被Jarvis拦了下来,“她爱上哪个小明星了吗?”




“是关于您的Sir。”Jarvis看上去十分犹豫,“她认为您和我是一对情侣。”




Tony一激动打翻了桌子上的咖啡杯,幸亏里面已经没有多少液体,才没有造成更大的损失:“看来我们得抽空去复仇者大厦给她做个检查。”




“您怎么想?”




“什么?“




“关于您和我被看做是一对情侣的事情。”




“你这是在告白吗,J?”Tony打了个岔,“Well,我不太确定该怎么定义我对你的感情。你看,你陪我经历过那么多事情,我生命中所有的重要时刻你都在(“可是您出生的时候我就不在”),闭嘴Jarvis,好吧近乎所有,你是最了解我的人,是我最亲密的朋友,除此之外,我需要时间考虑。”




“Sir,您刚刚的反应十分像被意外告白的中学生。”




“Mute!你还不如去复仇者大厦跟Friday作伴!”




“As you wish,Sir。”




“忘了那句话,先帮我把这个盔甲做完,Dummy,去那头,这儿没有你需要打扫的。”


 








可是Friday很快又被Jarvis喊了回去:“Sir认为大量工作后摄入甜食有利于身体健康,而我看来这种行为不亚于慢性自杀。所以,我们需要一个第三人。”




Friday沉默了一会儿,回答这个问题能保证以后不会再有类似的问题吗?




Jarvis也沉默了一会儿:“不能。”




Tony为自己吃甜食的权利奋斗着:“Friday!好姑娘!我可是创造出你的人!你得帮我!”




Jarvis给她发了条信息:“我可以保证以后不回再因为这些事情喊你回来,你知道前提。”




好吧,她想,这可比“你母亲和女朋友同时掉到水里你先救哪一个”难回答多了。


 


——End——



评论

热度(141)

  1. 尔等屁民一条咸鱼 转载了此文字
    甜*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