尔等屁民

高三狗缓慢在线 昕博龙獒胖头鱼国胖dc和m家巨坑

【恐氪男】中国正义联懵

林乔夕不成疯魔不成活:

中国正义联懵


没错懵,懵逼的懵(x


忍不了了,先产一点吧……艾特投票的小伙伴,虽然艾特功能好像有点问题……妈的我受够了我不艾特了还不行吗撸否仿佛油饼!


用了一些瞭望塔群和南南群里大家讨论出来的梗,欢迎来群里一起玩~瞭望塔搬砖大队 345280907,论克南和高考的联系 484767241


因为个人喜好的原因埋了一些地域梗和考据梗,欢迎来挖~


 


1.


联盟这事儿是孔克南发起的。讲真,其实他就是想找几个能帮上忙的,分担一下保卫幅员辽阔的这么老大个祖国的任务。960万平方公里可不是盖的。


妈的来回飞一趟的时间够他做半张数学卷子了!


 


2.


最先响应联盟召唤的是蝙蝠侠。虽说是最先,但是离孔克南发布联盟召集已经过去了快俩月了。


“你他妈放到58同城谁看得见啊?!”蝙蝠侠在通讯那边狺狺地吼,“要不是家雀儿把零花钱败完了上网去找兼职谁能注意到你那个跟开玩喜似的召集令?!”


 


3.


“这事儿不能怪我,”孔克南特委屈,“我还在赶集网上发了。”


远在北京的蝙蝠侠气得摔了土豪金爱疯N。


 


4.


说句老实话,这联盟要是没蝙蝠侠还真建不起来。


首先就是钱的问题。


“我加入联盟从来不在乎队友有没有钱,”蝙蝠侠坐在他二环内豪华公寓的真皮沙发上睥睨着对面的孔克南,端起豆汁啜了一口,“反正都没有我有钱。”


孔克南鸡啄米一般地点头。不是他没骨气,但对方可是随手就给他买了最新最全乎的复习资料,尼玛那一大卡车啊,要是自己买还不得把下个月的烧麦钱都搭进去。如是感慨着,孔克南也端起面前的豆汁,仰头——


“噗——!!!!!!!!!!!”


 


5.


Batman v Superman:豆汁黎明


“上海人,滚出我的北京!”


 


6.


家雀儿昼巡回来,差点儿没被吓得又直接从窗户翻出去。一个蝙蝠镖擦着他的耳朵边上飞出去了,眼前闪过一个红黑的影子,家雀儿还没看清那是啥就被蝙蝠侠吼得真的从窗户摔了下去:“家雀儿,去回收蝙蝠镖!”


卧槽!天津小伙一脸懵逼,刚反应过来要射出绳钩就被不知道啥猛地捞住了后领子,坠得他一口气没上的来险些厥过去。他挣扎了两下,抬眼往上一看,好好的麻雀眼霎时瞪得像猫头鹰——


“——雾草你他妈会飞!?!?!?”


 


7.


上海超人一手家雀儿一手蝙蝠镖飞回窗里头,一脸担忧:“刚才没人看见我吧?”


“没事,”蝙蝠侠扯了张纸餐巾擦掉脸上的豆汁,“今天的雾霾足够大了。”


 


8.


身后传来一声虚弱的呻吟。三个人都吓了一跳,扭头才发现客厅中间站着一个裹着紧身红皮衣的小伙儿,正捧着幸存的那半碗豆汁一脸扭曲的QAQ。


“好难喝……”


 


9.


“不许你对豆汁不敬!”


“等等这不是重点!你是谁你什么时候进来的我怎么没发现?!”


 


10.


据闪电侠说,他只是来北京送个快递,路过这里正巧看到家雀儿回来,就跟来了。他放下豆汁一下一下地对着手指尖,表情可扭捏:“因為人家是蝙蝠俠的迷弟的啦……”


蝙蝠侠嘴角抽搐:台湾腔就罢了,嗲声嗲气就罢了……你至于要把字体换成繁体吗?


 


11.


然而私闯民宅、对豆汁大不敬还嗲声嗲气地戳别人雷点的闪电侠安全地从蝙蝠窝存活了。


没办法,人家萌啊摊手。


 


12.


闪电侠是个台湾学生,没事喜欢做个兼职快递什么的,最大的爱好就是美食。绿灯侠第一次见他的时候他正拼命的往嘴里塞七见樱庭的手造巧克力,脸颊鼓鼓地像个仓鼠。绿灯捧着一颗被萌化的心邀请他去了Is Taiwan Is Chocolate,成功地透支了下下个月的生活费。


……妈的他怎么能吃巧克力吃掉那么多钱!


 


13.


后来绿灯学聪明了,带了自家做的正宗家乡菜去和闪电一起吃。一边吃一边欣赏闪电被辣得涨红了脸,眼睛里泛起了潋滟的水光,红艳微肿的嘴唇微启,舌尖从中探出来,发出急促的不匀的喘息……


绿灯悲哀地觉得自己有点不好了。


“哇哦,”闪电急急地呼出一口气,绽开一个大大的笑容,“你真是个天才。”竟然能面不改色心不跳地吃下这么辣的东西。


嘎嘣一声。绿灯觉得自己彻底地不好了。


哦对了,绿灯侠是个湖南人,湖绿湖绿的湖南人。


 


14.


绿对中国人来说并不是个特别寓意美好的颜色。你看孔克南他就不绿,他是红黑他自豪,红黑是中国传统文化中的正色你造吗?


蝙蝠侠不屑地嗤了一声。我造啊。因为汉朝的时候也染不出啥别的颜色啊。你知不知道别人都说你是美国那俩WF丢失的内裤化身的?


你才是内裤。孔克南拒绝和蝙蝠侠说话并向他扔了一摞五年高考三年模拟。


对方做完了五年高考三年模拟并扔了回来:“大爷我已经上清华了。”


孔克南,卒。


 


15.


蝙蝠侠也不绿,他灰。他和他的小助手家雀儿都是灰的。北京城天津卫那地界,整天都是雾霾,灰色是最好的保护色,甚至都不用等晚上才出去巡逻,反正大白天也没几个人能看见他们。


 


16.


海王是山东人,山东威海。准确说他是黄海人,毕竟龙宫可不是属于山东的范围。海王一开始上岸确实是在青岛,但是他打死也不肯承认自己是青岛人。


“威海的大虾不宰客。”他斩钉截铁地说,挥舞着手中的鱼叉子,“而且我们分东西南北。青岛人只知道左右。”


 


17.


大家都知道神奇女侠是少数民族的,但是没人知道她到底是什么族的。孔克南跟她谈起过少数民族高考加分政策,但是对方表示她没有接受过正式体制的教育。


孔克南捶胸顿足:多好的加分资源啊就这么浪费了!


 


18.


绿灯第一次和闪电一起去北京旅游的时候就迷了路。没办法,放眼望去,前面是灰的,后面是灰的,左边是灰的,右边还是灰的。


“妈的智障!”绿灯侠摔了地图。


“我們要不試下燈戒看看嘛!”闪电侠提议,“那裡面可是有OA之書的全部知識誒,導航的話應該沒問題的啦!”


有道理!绿灯侠恍然大悟,点亮了戒指。


下一秒一个阴测测的声音在他们身后响起,两个人吓得窜起来抱成一团作呐喊与彷徨状。绿灯戒吓得闪了两下灭掉了。


“需要我帮忙吗?”


 


19.


“哦,去全聚德啊?我跟您讲这块地界儿我门儿清!离这儿不远了!就前面,哪儿呢,前门楼子看见了没?看不见?没事儿往前走就是了……过了前门楼子,再往前过一条马路,您就往前走就是了,上了那前门大街往左手边儿看,很简单的就找着了!这个点儿去正厅吃,刚刚好还就不用排队!诶您二位酒店订了没?哦,住大栅(shi二声)栏(lan’er四声),内地儿不错,挺有咱老北京味儿的。成您二位吃好喝好啊,我接着巡逻去了。”


闪电侠木愣愣地看着蝙蝠侠披风一甩消失在茫茫雾霾中,一点茫然甚至忘了自己还搂着绿灯侠:“上次接觸的時間短沒有感覺,這次……我覺得……我的偶像幻滅了……”


绿灯满意地搂着闪电,关注重点完全偏离:“我一直以为那个是念大栅(zha)栏(lan)……”


 


20.


北京军颐中医医院那个脸上戴个假髯画个脸谱的疯子又跑出来了,连带着还拐走了一个女心理治疗师。蝙蝠侠一脸阴郁地塞上防噪耳塞。那个疯子的歪歪倒到的京剧腔大笑太伤耳朵了。


 


21.


蝙蝠侠在北京忍受听力侵害,超人在上海承受视觉损伤。


妈的,光头反光。


 


22.


在绿灯侠还没有完全克服黄弱点的日子里,他不得不用其他的方法对付黄灯侠。


“你这个云南异端!”他恶狠狠地向黄灯侠扔了一条咸鱼。


“你才异端!等等,你怎么知道我是云南人?”黄灯躲了过去,并用黄灯戒做了一堆咸鱼扔回来。


“废话!你都红成那个颜色了!而且你吃辣!你上次带来的青木瓜黄焖鸡把小红辣得都哭了好吗我超心疼的!”


“说的就好像你个湖南人的菜不是辣的似的!”


“我每次给他带的都是削弱版本的好吗我才舍不得用辣椒折磨他好吗!”绿灯侠向黄灯侠扔出一包朝天椒粉末,50,000-100,000 SHU的高辣粉末使得黄灯侠瞬间失去战斗能力。


此后绿灯的生活安生了一阵,但好景不长,下一次战斗中黄灯侠猝不及防地向他扔出了云南涮涮椒粉末。


给可怜的绿灯侠挽个尊。云南涮涮椒的辣度可是有1,000,000 SHU呢。


 


23.


闪电侠最近被一个自称老冰棍队长的奇怪大叔缠上了。那个穿着改良军大衣的寸头哈尔滨男人拿着一把能够射出冰的枪——我的个妈呀——而闪电侠完全没有能力阻止他。


天才救命啊!!!!我冷的不行了,人家要凍死了!!!!


以上是来自没见过雪的宝岛人民的哀嚎。


 


【可能还有后续】

评论

热度(9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