尔等屁民

高三狗缓慢在线 昕博龙獒胖头鱼国胖dc和m家巨坑

【Brujay】健康协约(#甜#OOC慎入)

但求一睡李承恩:

  


  Bruce生病了。


 


  当然了,这姑且也算不上是什么大事——毕竟BruceWayne既不来自某个一晒太阳就能力大无穷超速飞行的外星星球,也没有受到那些名字奇奇怪怪的古希腊诸神的庇佑。他只是个普通人……虽然在淳朴的Gotham市民眼里,他更类似于某种超自然现象的产物,但事实的确如此——就好像是在圣诞节夜晚会给你的袜子里赛礼物的圣诞老人其实是你爸爸假扮的那样。褪去了黑暗骑士的光环后,Bruce是一个人类。


  而这件事麻烦的地方在于,如果说正常情况下的Bruce是一个脾气阴沉、拥有非常控制欲的存在——假设你以为这样就已经很糟了,那可就太天真啦——因为当Batman生病时,情况还可以更糟。


 


  “说真的,他昨天大发脾气。”


  通讯中,Tim是这么转述的,脸上带着那种罕见地、和平日里镇定自若的Red Robin截然不同的表情。


  “Bruce甚至一拳捶在了蝙蝠车上,就因为Leslie拒绝给他开抗生素。”


 


  这也是Jason为什么回到庄园的原因——当然不是说他就怎么关心老蝙蝠的身体状况了,不过他的兄弟们相当热衷于把这种事情推给他,除了一部分比较特别的缘由外(Jason拒绝去想那群混蛋们都知道了些什么),主要是因为Jason是唯一一个不会向Bruce妥协的那个。


  Robin们多多少少都会和Bruce产生某些争执,但大部分情况下——这个「大部分」的具体数值估计在90%到95%左右浮动——Robin们都会是做出退让的那方,更何况Bruce只是感冒了。虽然大部分医生对于抗生素药剂都非常谨慎,但Bruce的情况不同于寻常,他有大量的事情要处理,而那些事情可能来自于Gotham的治安以及正义联盟的运作,重要性都毋庸置疑。


  在这种情况下,即使现实中有更好的选择——比如说让Dick和Damian代替他夜巡,Tim则暂时接管联盟中的各项事务——但如果Bruce提了出来,那就是在容许范围内的要求。


 


  不过这次,提出坚决反对的是Leslie。


  “你已经因为「工作」而频繁地接受大量的药物治疗了,身体产生抗药性的可能很高。”银发的女医生果断地拒绝了眼前脸色难看的病患,语气不容置疑,“我需要保证我的患者不会在某天死于普通的细菌感染,所以在日常生活中,只要能避免使用抗生素,我就不会开给你。”


  Alfred对医生的叮嘱十分赞同。


  而Robin和女孩们——他们在有老管家撑腰后都果断地投身了敌对阵营,而且为了防止出现内奸,他们把Jason.专业反对Batman二十年.Todd拉了回来,作为阵营的第一先锋。


 


  其实打心底里说,Jason是不太乐意接手这差事的——是说,虽然他挺高兴于自身对Bruce的影响,但那是指别的,类似于正义观之类的……起码不是在对方生病的时候被叫回来,然后像老妈一样地对对方耳提面命。


  不过他还是回来了,因为这是Alfred的请求。


  Jason可以对Batman说“不,滚你的”,但他从来拒绝不了老管家。


 


  “很高兴看见你回来,Master Jason。”


  当Jason回到Gotham的时候,庄园里只剩下了Alfred……当然还有Bruce。


  Damian 不在,说明反抗阵营的在目前暂时取得了领先优势——看来Dick他们还是暂时说服了对方让他们代替他工作。


  “Bruce呢?”


  “Bruce老爷在楼上的卧室里。”Alfred说着,向Jason递过一杯橙汁——没错,大量的维生素C,老管家一向喜欢用这个来解决Robin们的感冒问题。


  在上楼前,Jason回头看了一眼老管家:“不介意给我一个危险级别的预警吗?”


  “无论级别多少,Master Jason。”老管家这么回答道,“那些都在你可以解决的范围内,不是吗?”


 


  噢,太棒了,看来现在这是一个众人皆知的「秘密」了。


  Jason不动声色地微微颔首,但在心底还是不由得腹诽了一句。


 


  当卧室的门被打开时,Jason忽然萌生出某种忍俊不禁的冲动——说真的,有那么片刻的时间里Jason真以为自己会笑出声,但他还是忍住了……相当艰难地。


  “他们把你叫回来了。”Bruce面无表情地说道,因为呼吸不顺的关系,他的话语里带着很重的鼻音。


  “Yep,来看看你有没有死于免疫系统损坏。”Jason耸了耸肩,虽然他的语气很随意,但那双漂亮的绿眼睛里却压抑着一丝戏谑,“Hmmm……看来这次还是你赢了。”


  穿着黑色睡衣的高大男人依旧神情冷漠地注视着他,姿态威严而不容亵渎……起码对于一个鼻尖发红,手里还提着点滴袋的人来说,他仍显得十分有魄力。


  所以,作为替补夜巡的代价,Leslie还是给Bruce开了抗生素——从这场抗争起头的原因来看,反抗阵营已经完败了。


 


  “进来。”


  生病时的Bruce脾气更加强硬,也更加坏。要知道,自从Jason复活后,他就没再用这种近似于命令般的语气对他说过话了……更别说是在他们有了这段「关系」之后。


  Jason罕见地表现得很听话。可能是黑暗骑士时不时吸一下鼻子的动作有那么点取悦了他,又或者——一种尊重,介于这个男人在用纸巾擤着鼻涕的情况下,仍然竭力试图维持他作为黑暗骑士的尊严。


  “坐下。”Bruce又说道,眼神中透露出一股「朕即国家」的威仪。


  老实说,Jason觉得现在的Bruce比他以前见过的、最独裁专横的Bruce——都要再独裁专横上一百倍。就连「把用过的纸巾扔进垃圾桶里」这种简单的事情,他似乎都能表现出用蝙蝠标干掉罪犯那样的气势。


  但Jason还是照着对方的命令坐下了,怀着某种无奈、微妙的心情……好像在面对一个乱发脾气的小孩子。


  “或许你可以先躺回床上去,然后我们再开始交流。”他说道。


 


  这次乖乖听话的变成了Bruce……尽管对方仍然眉头紧蹙,望着Jason的眼神似乎想表达什么,视线充满了压迫感。


  但Jason不吃那一套——他又没有其他Robin那种只要Bruce看一眼就会自动脑补些什么的反射弧,而且说白了,他平常连Bruce说出口的话都能放之不理,更何况只是眼神?


  “拜托,B,你知道的,我可不是你听话的好孩子。”Jason撇撇嘴,不置可否地说道,“还是说你说的「坐下」其实是我们需要在床上干的那种?”


  虽然知道Jason的话多半只是用于调侃,但Bruce还是在一霎间露出了一种犹疑的、甚至说得上是困扰的表情,似乎颇有些难以抉择——毕竟,他们上次见面已经是好几个月以前的事情了……而这通常也意味着他们上次一起滚到床上也是好几个月以前的事情了。


  在短暂的挣扎了一会儿后,Bruce还是有些迟疑地说道:“……不,沙发上。”


  噢,天哪,现在他看上去似乎都有那么点委屈了——Jason有些出神地想道,尽管他自觉那可能是因为Bruce话说时的鼻音让他萌生了一些错觉。


 


  “嘿,B,我听tim说了事情的经过。”他用右手撑着脸,有一句没一句地说道,“Leslie是对的,她是Wayne的私人医生,但——又不是那种密医,她是一位有医德的夫人,你不能老让她做那种违背职业道德的事情,而且以前我感冒的时候……”


  Jason的声音忽然在语句未完的一瞬间戛然而止。




  他忽然意识到——他是在关心Bruce的私生活,那个他在脱离Robin身份后几乎不再触及到的部分,那是他在和Bruce恢复联系前给自己设下的界限。


  而Bruce察觉到了,也应允了,甚至在他们开始那段秘而不宣的关系后也是如此——显然他们都不太能把握双方之间的交涉距离。而在触碰到联系崩断的底线前,保持一段恰如其分的距离似乎会是一个更好的选择。


  但这一次,他们都碰线了——不仅仅是Jason,就连Bruce也是。他们之间的关系很乱,也很复杂,而且最好不必要被搞得太明白……这让他们不能够太过表露出自己的情绪。当然了,当他们在床上的时候,这点可能很难避免,但除此之外的一切情况——是说,一切情况下,最好都只表现出「两人之间除了床伴关系外没有其他牵扯」的那一面。


 


  然而……


  怀揣着某种难以言喻的心思,Jason阖上眼叹了口气。


 


  “……算了。”他说,“睡吧,吊完后我会帮你把点滴袋拆下来的。”


  Bruce并没有立刻回话,他先是沉默地注视了Jason一会儿,直到Jason几乎都为此有些不自在了的时候,他说道:“我们上一次碰面是三个月零八天前。”


  Jason挑挑眉:“所以?”


  “考虑到我们见面的频率和相处时间,现在睡觉可能不是一个好选择。”Bruce的表情十分严肃……然后又从床柜上抽出一张纸巾,“在权衡了我们的会面时间和必要的休息时间后,我想比较好的入眠点应该在是你离开前的一个半小时左右。”


  Jason看着他的眼睛,一时间竟突然不知道该回答些什么。


  过了许久,他说道:“我暂时不会走。”顿了顿,他又补充了一句,“直到你明天醒来前。”


 


  Bruce很快就睡着了——尽管在片刻前,他还十分坚持地让Jason重复了好几遍保证(可能是Jason见到过的最难对付的病人了),但当睡意逐渐笼罩后,Bruce很快就平静了呼吸。他的脸上还带着一点烫红,呼吸因为鼻塞而微微滞涩,往日紧皱的眉头在入睡后也依旧褶起,让他的脸在沉睡时仍带着某种难以消散的阴霾。


  Jason坐在边上默默地坐着,通过像刺客那样调整了呼吸方式后,他吐息时几乎不会发出任何声音。




  他的视线在经过那道挥之不去的褶痕后微微凝住。


  踌躇了一会儿后,最后还是伸出了手,用指腹慢慢摩挲着那部分皱起的皮肤——动作轻缓、平和的,尽可能不惊动到Bruce对外在危险的防御反射。


  他不知道Bruce有没有醒,但对方的睡颜一直很安详,这让他稍稍松了口气。


 


  最终,Jason还是忍不住抿起嘴,伸手帮对方掖好了微微卷起被角。


  “晚安。”


  用嘴型无声地说道,他俯下身在男人舒展的眉宇间落下了一吻。


 


  …………


  …………………………


 


  第二天,Bruce和Jason之间达成了协议,Bruce以后不会再滥用抗生素,而作为等价交换,Jason起码每一个半月就会回庄园一次——协议的效果很明显,起码至此之后,Bruce几乎都没有在感冒或者其他一些普遍病症时要求点滴或者药剂注射了。


  不过,追究其根本,原因大概是这样的——




  “每次回来,我都会向Alfred查问情况。”


  协议签订时,Jason这么对Bruce说道。


  “如果让我知道你再滥用抗生素的话——平常碰头时我答应在床上给你做的那些事,你他妈就给我滚去自己做。”


 


 


  ×××


 


  写完之后发现自己果然不太适合写短篇_(:з」∠)_。


  其实写这篇文最初的目的只是为了写擤鼻涕的老爷【喂,OOC的话请不要介意,要把brujay写得那么傻白甜是一件多么不容易的事情啊www



评论

热度(115)

  1. 尔等屁民但求一睡李承恩 转载了此文字